曲阜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房产证

肝胆相照有酒有肉有兄弟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7 18:14:33

在我们这个劳碌的年代,丢失太多的真挚,不敢太深的回忆,有时回忆容易泪流满面。

肝胆相照有酒有肉有兄弟

小时候喜欢和同院的小朋友一起玩,那时不懂得甚么叫发小,可我们开心快乐的玩着,无忧无虑的撒野,干尽常人想不到的坏事,整蛊太多大人小孩,而我那时长得 斯文样子,没有人相信我就是那个回家最晚的野孩子,渐渐的我们在岁月中成长,撒野顽耍不曾中断过,我这个出身在70后末与80后初的娃子,吃得不算差,穿 得不算差,唯独住的比较差,那时家里住在不到二十平的平房。

那时我们不晓得兄弟,可我晓得义气,我知道朋友有难需要鼎力相助,那时我们坐公交去打靶山,坐公交单程大概5分钱到1角钱,记得有个同院的小崔没有带钱, 我就给他交了去时的车票,当我们去打靶山捡回子弹壳,兴高采烈回来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回来已经没有钱了,那一次我装了哑吧,乘务员要赶我下车,好在那时车 上有人发生争执,幸运的躲过被赶的遭受,做了一次玉成的义气。

小时候记忆最深的是玩游戏,有次和同院的伙伴玩时被拧胳膊,他让我说出另外小朋友在哪里,我死活都不说,其实眼泪已在眼圈打转,那时我知道人不能背叛, 要像个男子汉一样站立着,就算死也要站着,打死也不说。发小说我比较合适当共产党,有股宁死不屈的劲儿,现在我知道那时比较傻,这些年也一直傻乎乎的活 着,不去复杂自己的内心,渐渐对友情,对兄弟的珍惜也越深。

这些年,我还能一直联系曾的发小,我们曾天翻地覆的快乐过,还有初中后玩到现在的死党,一起经历太多起起伏伏的故事, 不曾忘记发生过的奇遇,在他低落的时候,在我低沉的时刻,大家都有过同甘共苦。如今,可以打电话第一句问候对方傻逼在哪儿,你咋还没死那,你他么还活着 那,类似这样不着调的话语,可我们都知道一个电话可以分分钟到位,我想这就是友谊中的真兄弟。

我的生命中有几个好兄弟,我知道这是上天给我的财富,上天知道我是个穷人,可我穷的一直没有穷到衣食有忧的地步,我的财富就是还有几份真挚的友谊,几个不 离不弃的好兄弟,我知道不管我贫困又或是富有,这辈子有些兄弟被打上最深的烙印。有时,好兄弟可以几个月不打一个电话,打了电话照旧亲切的不得了,见了面犹如昨日一般,有时距离让我们遥遥相望,工作又让人被锁被控。

我是个被动的人,要感谢这些主动联系我的人,每次问候都是一种温暖,青春是用来回想的,女人是用来照顾的,兄弟是用来珍惜的,我们都不知道来生会不会再见 面,男人的血泪有时只有男人更懂,一句兄弟是对友谊的肯定。每当我安静的回想从前,想想小时候的撒野,想一想初中后的成长,在我们这个劳碌的年代,丢失太多的真挚,不敢太深的回想,有时回忆容易泪流满面。

兄弟,就像一双筷子一样,单独拿起一支夹不起菜,只有两支在一起才可以,一个简单的比喻似乎更加觉得兄弟的意义,那个筷子兄弟组合一起就唱出了《老男 孩》,三个好兄弟就演绎了《中国合伙人》,在这些兄弟背后还有太多的故事。在这个我们渐渐喜欢怀旧的日子,有谁在回忆时想起什么,说起甚么,有没有想立刻 打电话说哥们我想你了,飞过来喝顿酒吧,那种激动心情曾经有过。

每次和好兄弟去KTV,总会点那首《兄弟》,我相信有一天有了老婆的时候,我会告知她关于兄弟的事情,我的兄弟都是好兄弟,都是值得我一生去珍惜。想想最 近和好兄弟看电影,和好兄弟出去吃饭,在他人眼中有那么一种老基友的感觉,而我们却因为这种眼光而反笑。兄弟们,一个个结婚了,生娃了,也有和我一样落单 的,我想说声不要陪我了,我希望你们都幸福健康,真实真感受,枫笔。

女用伟哥多少钱

甲磺酸西地那非cas

够远算西地那非

相关推荐